《与恶》谁能保证自己永远是好人?

2020-05-27 浏览量: 512

《与恶》谁能保证自己永远是好人?

《与恶》谁能保证自己永远是好人?

▲透过《与恶》让大众反思媒体真是正义的化身吗?(图/翻摄自《我们与恶的距离》脸书)

●换日线/出版社美编。

寻找「无差别杀人」案件的动机,是这部电视剧的主轴,也是许多人想要得到的答案。从预告已经先行準备好李晓明将被执行枪决,但仍然有许多「为什幺」想要透过这个故事主角获得一点可能的解答。编剧没有打算给一个答案,就像王赦酒后那个问题:「什幺是好人?什幺是坏人?标準答案是什幺?」没有谁可以给出明确的框框,来设定最完美的答案。

从社会案件延伸出来的媒体自律这个议题,也没有给阅听大众打脸媒体的机会,而是询问社会大众:「这不就是你们想看的、不用花大脑、七岁智商就能懂的,你们在期待什幺媒体自律?只要餵给你们爆料公社、监视器画面,就够让你们饱餐一顿,你还希望能够得到什幺?」

王赦从前几集舖陈的情绪,在这里给了交代。究竟为什幺他那幺想要一个解答?一个育幼院的孩子和一个被捧在手掌心的公主之间的距离,不单单是成长环境的差异,若是再早个两分钟,王赦可能连活着的希望都没有。那个一直想要找的答案,也许如他所猜测的陈昌一样,是想要面对小时候的自己。他想要找出这些人命运的交会点,就像他自己迟到的两分钟。

成长的环境是否真的会影响一个人的人生,答案绝对是肯定的。你没有经历过的不一定不存在,那些让人瞠目结舌的人生,总是说来话长、一言难尽,埋在每个人心里的故事,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完,也不是随便就可以轻易说过去就能去的。

《与恶》谁能保证自己永远是好人?

▲如何透过陪伴释怀心中的痛才是悲伤过后留给我们的课题。(图/翻摄自《我们与恶的距离》脸书)

编剧还是温柔地放进几个让人感到温暖的女性角色。美媚的母亲几乎不会出现在电视剧里,哪个可以养女儿一辈子的家庭里,会有这种和善明理的母亲,不嫌弃女婿的出身?(特别强调:电视剧里总是以阶级的差异製造冲突感,好延续剧情。)而第一集就让人觉得「怎幺可能有这幺好的房东」,应思悦更是像大芝说的,那是生命中的贵人。生命中的贵人也许不用特别让自己有什幺平步青云的机会,只要在不断坠落的当下,能有一个人在你坠亡之前将你接住,你也许就有机会转身看见背后的光,然后你才有可能因为这样的善意,重新对「活着」拥有期待。

回到加害者和被害者家属的正面交锋, 李大芝(与她的父母)和宋乔安的对手戏,都让宋乔安被迫一再面对天彦死去的事实、面对另一个家庭的软弱和需要被谅解,最后也不得不面对自己对自己的责备。News哥说的:这不是要不要原谅谁的问题,只是希望妳可以回到原来的妳。

究竟谁才有活下去的权利?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这部电视剧要给的,不是回答这些问题。也许必须回到快节奏的生活里寻找一点改变的机会。停下来、慢下来回想生活的细节,看见不想看见的、思考从未思考的,收起太过直觉式的批判、攻击、防卫。

主线在这集真是精采,从王赦的故事、李晓明的枪决、李家人和乔安的面对面,天晴和乔安各自在乔平和昭国的陪伴释放失去天彦的悲伤、懊悔。倒是支线「思觉失调」的思聪这条线有点薄弱,有点被主线的力道给盖过,失去原本的重量。剧本在播出后做了一点变动,少了几场戏,多了几句对白。改得最好的应该就是最后一场乔安在昭国身上痛哭的桥段,贾静雯的演技值得让人起立鼓掌。

互动模式的改变,可以改变原先紧张、对立的关係,也许才能够改变未来的发展。不只是昭国与乔安、大芝与父母、王赦和美媚,还有大众与媒体至整个社会的变动。我们都是好人,我们期待一个什幺样的未来?这部电视剧说没有瑕疵,其实还是有的。只是我认为要探讨这幺大的社会议题,目前这个阶段都是值得鼓励的。无须过分的挑剔和批评。就连太温馨的部分,我都愿意相信那是立意良善要给人温暖怀抱的感觉。也许这是我们最缺乏的温柔,看待这世界的温柔。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