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史话-郝柏村重返抗日滇缅战场 ──我们怎样战胜日本(之一

2020-06-15 浏览量: 665

行政院前院长郝柏村于2014年以「抗战老兵」身分,走访华北、华中、华南抗战战场,包括卢沟桥、花园口、石牌、长沙、崑仑关、滇缅边境等地,重新检视可歌可泣的抗战史,系统性叙述抗战发展过程,诠释抗战之于中华民族的意义。这趟横跨半个中国的战场巡礼,不只是缅怀过去的追寻,更是还原真相的历史传承之旅。

我们是第一个起来抵抗日本侵略,而且作战时间最长,战场幅员最广,牺牲最重,对盟邦贡献也最大的国家。

,日军以12个师团、约25万兵力,大举进攻武汉;防守武汉的国军为47个军、约75万人,双方在此展开大战,是谓「武汉会战」。会战至10月25日结束,国军主动放弃武汉;本战,国军伤亡19万余人,日军伤亡2万余人。

掌握空间换取时间

就在这个时候,日军又于广东大鹏湾登陆,10月21日占领广州,中国仅有的出海口陷落。联外补给线只剩下两条脆弱的陆路,一条是由云南昆明穿越怒江、澜沧江纵走河谷,通往英国殖民地缅甸,盘旋在崇山深壑的滇缅公路;另一条是由昆明经红河河谷,进入法国殖民地越南,蜿蜒于峰峦之中的滇越铁路。

虽然中国抗战进入了最艰苦的阶段,但这也是日军落入「持久战略」漩涡之中,攻势不继、进退失据的开始。

摘自《旺报》两岸史话-郝柏村重返抗日滇缅战场 ──我们怎样战胜日本(之一)


两岸史话-郝柏村重返抗日滇缅战场 ──我们怎样战胜日本(之一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