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了延续基因而谈恋爱,那幺为了传播基因而搞外遇,不也是可能

2020-06-16 浏览量: 854

(编按:本文呈现形式为作者访谈专家学者,并以一问一答的方式呈现,引用段落为作者言论,其余内容则出自受访的专家学者。)

从昆虫学的观点来思考外遇——昆虫谈恋爱吗?(专访昆虫学者丸山宗利)离经叛道的蚂蚁

虽然没办法证明,但工蚁的确有可能跟从外头飞过来的雄蚁交配。工蚁之中,也有出于不明原因而变得能够产卵,抓住空档生下小孩,使之与蚁后的孩子鱼目混珠。生物的世界没有所谓的「绝对」,也存在跳脱一般常识之外的情况。人类社会应该也是如此吧。

顺带一提,蚂蚁、蜜蜂跟虎头蜂是社会性昆虫。人类之外的生物的社会性是指阶级划分,阶级的顶端是蚁后,其下是专心工作、不产卵的工蚁。这种生殖阶级跟非生殖阶级共同生活的型态称为「真社会性」。以女王为金字塔顶端的巢穴,成员彼此都有血缘关係,因此也是「家人」。因此,我们可以将蚂蚁的世界视为人类社会的缩影,是人类社会彻底原理化的样貌。

社会性昆虫的特徵是「排他性」。即便品种相同,但其他巢穴的昆虫就是外人,也是敌人。在公园经常可以看到蚂蚁打群架,彼此厮杀啃咬,非常惨烈。动物知道无谓的争斗只会导致两败俱伤,不会胡乱开战,但当有地盘之争时,就不得不杀得你死我活。

除了战争,蚂蚁也有奴隶制度。到了夏天,武士蚁的工蚁就会侵入日本山蚁的巢穴搬出蚁蛹,猎捕奴隶。其实武士蚁的工蚁连自己外出觅食、咬碎食物,甚至养育自己的妹妹幼蚁都不会,因此就奴役日本山蚁,让牠们帮自己工作。日本山蚁的寿命很短,只有一到两年,因此当缺工时,武士蚁就去日本山蚁的巢穴掠夺蚁蛹跟幼蚁。

日本山蚁在还不懂事的时候就被带到武士蚁的巢穴,因此变成成虫时,会误以为武士蚁的蚁窝是自己的巢穴,而勤奋地工作。这说起来有点哀伤,但昆虫师法自然,其中自有定数。我想蚂蚁是被植入了不择手段也要传宗接代的程式吧。牠们没有思考外遇或偷吃等事情的时间或价值观。

有机可乘的蚂蚁窝与其多样性

蚂蚁窝除了蚂蚁外,还有其他各种共生的昆虫。蚂蚁有排他性,因此蚂蚁窝时常处于警戒状态,但一旦潜进去之后就安全了。

在生物的世界,只要有资源(食物或是良好的生存环境),就会出现觊觎那些资源的生物。一生或是某一时期栖居于蚂蚁社会的昆虫称之为「喜蚁昆虫」,目前已知的喜蚁昆虫数量就有昆虫十目百科以上。也就是说,有非常多喜好蚂蚁、与之共生的昆虫。

蚂蚁的巢穴以家庭为单位组成,理应排外才对,但却愿意让他种生物寄居于巢穴之中,此一出乎意料的包容性也是蚂蚁另一个有趣之处。在人类社会绝对不可能发生有外人神不知鬼不觉地住进自己家里的事情吧。由此也可以看出蚂蚁的多样性与包容性。

喜蚁昆虫当中以偷吃出名的是蚁冢蟋蟀。蚁冢蟋蟀是身长三到五毫米、翅膀退化的小型蟋蟀,栖居于蚂蚁的巢穴当中。蚂蚁同伴之间会用口接力搬运食物,部分蚁冢蟋蟀会混进队伍当中窃取食物。其中,有的蚁冢蟋蟀还会模仿蚂蚁搬运交接,直接要到食物。

也有昆虫潜入蚂蚁的巢穴,成为食客。巢穴蚜蝇亚科跟食蚜蝇科的幼虫是身长约一公分,外型有点奇怪的半圆形昆虫。牠们会贴着蚂蚁窝的壁面,宛如蚂蚁窝的一部分缓慢地移动,以蚂蚁的幼虫或蚁蛹为食。即便幼虫被吃掉了蚂蚁也不会察觉。

又或者是小灰蝶的幼虫,会分泌蚂蚁喜爱的化学物质吸引蚂蚁。蚂蚁误以为牠们是自己的工蚁妹妹,而把小灰蝶幼虫搬回巢穴,一进到蚂蚁窝,小灰蝶幼虫就开始吃起蚂蚁的幼虫。

蚂蚁窝的功能非常完善,因此很容易成为其他昆虫的标的物,即便如此,蚂蚁们则装作没看见,勤奋地守护着巢穴,朝着扩大巢穴规模的目标迈进,这真令人觉得怜爱。当然,牠们并不是因为「对他者有爱」,但我们总是一厢情愿如此认为。

是爱,还是生物本能?

有如同蚂蚁跟蜜蜂一般,採阶级制度的「真社会性昆虫」,也有无阶级制度,父母会照顾、餵食小孩的「亚社会性昆虫」。

亚社会性昆虫有很多种,其中以覆葬甲属的甲虫特别出名。葬甲科俗称埋葬虫,对照埋葬虫日文的汉字为「死出虫」。虫如其名,牠们是会出现在尸体旁的昆虫,拥有食用动物尸体的奇特习性。

只要出现老鼠等小动物的尸体,埋葬虫的成虫就会被尸体腐败的味道吸引过来。然后,雄虫跟雌虫会同心协力将尸体埋到土里,因为动物的尸体营养丰富,竞争对手很多,如蛆或是其他甲虫,因此必须把尸体藏起来。

之后,牠们会把浅埋的尸体做成如同肉丸子般漂亮的球形,发现肉丸子的表面有苍蝇卵等异物还会仔细挑掉,避免发霉。埋葬虫会在肉丸子上产卵,母亲会啃咬肉丸子餵食出生的幼虫。看着看着,就会觉得牠们多幺不辞辛劳地养育后代,忍不住想要用亲情来形容这一幕。

当然,那也可能是其中一种看法。但比起昆虫会照料幼虫是出于爱,不如说,那是为了有效率地让自己的基因留存下来的一种生存型态罢了。我们常用「爱」一个字来概括解读,但所有行为都有生物学上的意义。

这样的讲法可能有点杀风景,但仔细想想,人类的「爱」可能也是如此。既然人类是动物,就会以留下自己的基因为最重要目的,不是吗?人类的父母如此勤奋育儿,要说是出于爱,不如说那是种延续基因的本能。人为了延续基因而谈恋爱,那幺为了传播基因而搞外遇,不也是可能的吗?只是这样想,会觉得有点恐怖就是了。

人为了延续基因而谈恋爱,那幺为了传播基因而搞外遇,不也是可能

在植物叶子的背面等处,不是都可以看到蚜虫的蹤迹吗?牠们会以各种形式繁殖。随着季节变换,有的会产卵,有的会直接产下幼虫,有的也可以不交配直接自体繁殖。所以蚜虫的繁殖速度非常快。

人类如果能像那样的话,就不用烦恼少子化问题了。但是人没有那样的身体结构,複製人也因伦理及道德规範被禁止。观察昆虫世界,有时会觉得,理性、伦理或社会的一般观念多幺束缚人类。

当然,昆虫的行为是依循本能,而非情感,并非因为双方在谈恋爱才进行生殖行为。只是因为身上装有感应器,有状况就对应而已。例如,轻碰螳螂牠就会生气。但是,所谓的「生气」也是人类的看法。螳螂看起来好像在生气,但牠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也就是说,螳螂没有「愤怒」等情感,只是很单纯地展现出自保的本能。反观人的情感容易被当作是比本能更上位的理性。然而说不定,人的情感有八成是基于本能。

虽然没有情感,但昆虫为了达成传宗接代的目的,也会在交配时下工夫。例如,雌虫有刷子状的感觉器官,雄虫会刺激那里以利交配。那个感觉器官应该类似昆虫的快感区,加以刺激会让牠们觉得很舒服。雌虫觉得舒服,雄虫就比较容易进行交配。大多数的昆虫天生备有那样的机制。

虽然昆虫不会谈恋爱,但却拥有让交配顺利进行的机制。由此也可看出昆虫穷尽一生就是为了延续基因。

相关书摘 ▶社会学者谈外遇:我觉得莫名其妙,为什幺性关係的对象只能有一个人呢?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外遇的理由》,沐风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龟山早苗
译者:谢敏怡

试想像以下场景:「丈夫单方面蛮横地觉得,结婚就是法律赋予自己想做爱就做爱的权利。被迫与这种丈夫一起生活,无法展现自由意志、身体权利、情感权利皆被剥夺的女性,在某一天爱上其他人,享受了身心灵的欢愉。」在社会的定义中,这是外遇,然而,人们有权力非难苛责她吗?

「结婚跟恋爱是两码子事」、「一夫一妻制难以适用于人类社会」这样的观点逐渐普及,对于外遇採取严厉抨击的人,这本书将会对「道德」的内涵带来些许冲击!作者龟山早苗长期採访外遇问题,在这本书中,她与八位活跃于第一线的专家学者深入对话,探讨「人为什幺会外遇?」这个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亘古难题。耐人寻味的是,这些犀利的学者站在各自的学术立场,皆难以对外遇做出严厉的批判……

八种观点,除了让你读懂外遇,也读懂人类的本性!

人为了延续基因而谈恋爱,那幺为了传播基因而搞外遇,不也是可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