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日记(70)

2020-07-08 浏览量: 558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70)

1945年2月19日(1)

毛泽东的随从们每逢政治上和军事上的胜利,或蒋介石的失败时,总要大摆宴席,庆祝一番。酒席上,烟雾瀰漫,又说又笑,又嚷又叫。

毛对我特别友好,可以说,自从给季米特洛夫发出难忘的一月电报以来,他一直是这样。那份电报是季米特洛夫代表共产国际执委会,来电谈到整风的反马克思主义本质之后发出的。

他会不时地坐到我的旁边来,一定要我喝酒,弄得我无法拒绝。他自己也喝,酒后他饭菜吃得很少,烟抽得很多。

所有的宴会,都像这个宴会一样,办得好像是为了庆祝毛的个人生活中的重要日子,例如他的生日那样。人们开怀痛饮,高声谈话。但是,所有的人都注意着毛,以便跟他的情绪。

毛喝得醉醺醺时,讲话就特别难懂。在这种时候,他那单调的、口齿不清的湖南腔特别重。

这种单调的、含糊不清的话,还不时夹进两三个发音特别加重的词。只要稍一喝醉,毛就失去了他那重要的大人物的神态,有时就像一个农民进了饭铺,粗声粗气地又叫又嚷。

他拉着我的手,出乎意料地说,至今为止,从莫斯科到中国来工作的,没有比我更好的了,他也没有见过更好的了。在这种时刻,我又得灌下一杯烈酒。不管我喝完没喝完,就往我的大酒盃里倒酒。

毛也用大杯子喝酒。他的脸变红了,头髮分梳在两边,眼睛炯炯发光,心不在焉地微笑着。他的脸不像平时那样冷淡,而是变得神情快乐了。

「我很高兴,孙平,你正好是在我们党的这段伟大曆史时期和我们合作。你知道,我对你很尊重。」

人们争着跟我乾杯。我很难拒绝。每人只消干自己的一杯,可是,我却要干好多杯。

顺便说一句,这里敬酒的事并不常有。人们只是边谈边喝。我只希望我的头脑能保持清醒。我为没完没了的各种问题所苦恼。人们纷纷向我提问题,简直像下暴雨一般。

这一切,都跟毛很喜欢的那种相当粗俗的玩笑掺杂在一起。这种玩笑往往是非常色情的,轻浮的。

1945年2月19日(2)

在这种场合,他们总是简短地交换意见,而且嘲笑同志的过失,奚落他人,併为之发出一阵阵鬨堂大笑。

从他们的言谈和漫不经心地说出的话里,我获悉中共七中全会最近就要开会,讨论与即将召开的代表大会有关的问题。我知道「对遵义会议以来」(也就是毛泽东掌握领导权之后)这一段党史的估价,出现了很大的意见分歧,现在正试图消除这种「分歧」。

1939年秋,周恩来在莫斯科。他顺便对我谈到过那时的印象。当然,不是所有的印象。要求苏联给予武器援助,以支持中国革命,这是周奉毛泽东之命去访问的目的。1939年秋天,在莫斯科讨论了武器问题,虽然不是直截了当进行的。这事情已在适当的时候告诉过我。因此,我听到了有关他访苏的另一种说话,感到不胜荣幸之至。

同时,周在莫斯科弄清了他早已知道的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立场,即主张中国全国合力抗击日本侵略。总的说来,他当时想探听苏联政府对远东问题的态度,想判定其政策方向,以及苏联参加对日作战的可能性与因此而产生的种种后果。

我很了解周。我相信他访问的主要目的,是希望知道苏联是否可能同重庆决裂,从而以一切必需的武器来装备中共军队。

这真是完全无视世界大战初期的军事和政治形势!他们只想到他们的计划和利益,而不考虑苏联所遇到的军事上的複杂情况。实践证明了这一点。

儘管周很了解情况,但他还要问我关于我们在重庆的军事使团情况。他讲话的态度同往常一样富有魅力。但只是一次礼节性的谈话而已。

酒后,大家都感到无拘无束。他们谈着,相互插话,说话和动作都很随便。

这里人们对事态的发展十分满意!目前,他们的一切希望,都与苏联联繫在一起。他们单刀直入地来谈这问题,装得诚心诚意的样子。好让我把每件事都向莫斯科报告。在提到美国人时,则用了一种嘲讽的口吻。

有的人甚至说,苏联在东方的战争,与其说为了中国的利益,不如说是为了苏联的利益。

毛说我的头髮白了,但这不是什幺缺陷。无论如何,这表明一个人不像是在二十多岁那样天真了。智慧比青春更可贵,但是对于……。在大家的笑声中,点明了他的「但是对于」是什幺意思。

1945年2月19日(3)

除了对当前的政治形势以及有关的任务作出估计之外,毛着重谈了华北的形势。在听众的掌声中,他庄严地说,华北的形势很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个地区可以算是旧共产党管辖了。在华北,中共的权力、影响和势力毫无疑问是强大的。但是,最好是把华北的干部更换一下:「加强干部队伍!斗争就在前头!」

「我们不应该自我陶醉:还必须加强察、绥、热地区的干部。所有不称职的党政领导人员都应撤换!这同样也适用于内蒙古和东北。」

之后,中共中央主席又回到建立全苏区的工会中央委员会的问题上来。

从我对毛泽东的了解来看,该委员会将起导火线的作用。工会筹委会将召集代表开会。代表们不会只通过关于工会问题的决议。他们会通过一项关于必须建立中国全苏区的联合行政中心的决议(无论如何,他们将要求立即组成这一中心)。这就能摧毁「一党专政的蒋介石政权」。

顺便提一句,毛泽东像党的所有其他领导人一样,并没有谈到山东、山西和河北的情况。这三个省内共产党的政权是谁也动摇不了的。的确,那里有国民党的军队,但他们正在逐渐被摧毁,不久将要被彻底消灭。

毛泽东的整个讲话都是準备内战的号召,虽然并不排除妥协的可能性。毛在这方面并没有认真考虑国内形势。中共中央主席的指导方针,实质上就是用武力夺取土地的方针。周和毛驻重庆的其他助手的政治花招,只不过是在争取时间,愚弄公众和进化讹诈!

朱德在会上谈了他的活动。他的讲话,清楚地反映了「整风的旧病複发」。他忏悔起来了,这真出人意外。他说,他低估了毛泽东的军事才能,因而错误地坚持要把中共的大部队转移到南方和东南各省去。由于毛泽东同志的及时指示才能化险为夷(防止了错误地选择军事活动的地区,把兵力分散为小部队,等等)。毛再次起了救星的作用。

朱德还说,他在重要的政治问题上犯有错误。他曾经希望全国革命爆发,其实,需要的是在农村逐步进行夺取政权的斗争。

朱德说,「我相信能立即在全国夺取政权,这是重大的政治错误。」

中共中央主席就这样通过朱德,号召利用抗日战争的特点,实行夺取国统区的策略。同时,毛警告大家说,同国民党发生一次公开的全面冲突,中共很可能一败涂地!毛彻底完蛋!一方面,要侵佔国民党控制的地区,建立军队,製造事端就是说要向蒋介石挑衅;另一方面,又要认识到力量对比显然不利于共产党,一场内战会导致特区的毁灭。

驱使毛这样做,不仅仅是他的冒险主义和毛希望在发生严重纠纷时得到苏联的援助,而且也是他的强烈的权欲,这种慾望常常(太经常了)使他连常识都没有了!

毛泽东把农民看成可以用于打内战的主力。农民深受土地危机之苦。土地危机一定有助于他鼓动全国,动摇蒋介石的政权,使国家毁灭!

成熟的马克思主义,并没有使中共成熟,党的领导趋向于小资产阶级的左倾。

苏联军队在欧洲战胜法西斯军队的惊人消息,传到了延安。美国人不愿抛弃蒋介石,这对毛泽东来说,是已经明了而且日见重要的事实。毛泽东没有选择余地。共产党只有苏联这一个盟友。毛的诺言消除不了美国政界领导人的怀疑。美国在加强蒋介石的力量。这个事实决定了中共中央主席的行动。

在抗日斗争中与莫斯科结盟,对中共内部局势正常化,对培养造就新的一代共产主义者即国际主义者,在客观上会起积极作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