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童谣背后隐藏着真实的故事...有位警长发现案情不单纯,于

2020-07-09 浏览量: 436

世界各地都流传着一些古怪恐怖童谣,这些童谣的内容大多十分恐怖,而它们的背后往往隐藏着真实的故事。全世界的「恐怖童谣」爱好者超过三十万,他们和那些开膛手杰克迷一样,癡迷于揭开这些「恐怖童谣」的谜底。

 

「恐怖童谣」现世

美国德克萨斯州的退休警长西本思是一个「恐怖童谣」爱好者。2006年7月,美国德克萨斯州一个奇案网站的点击率飙升。一天晚上,一个奇怪的帖子引起了西本思的注意。

 

网页上出现了一首诡异的童谣:

My mother has killedme. My mother has killed me. My father is eating me, My brothersand sisters sit under the table, Picking up my bones, And they burythem under the cold marble stones

 

.「我的妈妈杀了我,我的爸爸在吃我,我的弟妹坐在餐桌底,捡起我的骨头,埋到冰冷的石碑下。」

 

帖子的后半部分是发帖者对这个童谣的注解:

一个男孩的妈妈死后,他父亲再娶,后母带来了一个女孩。有一天,后母对小男孩说:「壁橱里有个苹果,你去把它拿出来吃了吧。」

就在小男孩转身时,后母用斧子砍下了男孩的头。她把男孩做成了汤。吃饭时父亲没有看到男孩,而女孩则躲在桌子下面捡骨头,后来女孩把骨头埋了。这首童谣和注解的故事顿时让西本思头皮发麻……

恐怖童谣背后隐藏着真实的故事...有位警长发现案情不单纯,于

▲这桩悬案的开端是从一首歌开始的......

 

作为恐怖童谣的研究者,西本思听说过许多这样的例子,西本思调查了发帖者的IP地址,发现这个人来自加州与墨西哥接壤的小镇玛律顿

 

西本思曾经和一帮「恐怖童谣」的爱好者结伴去欧亚等地收集素材,途径小镇玛律顿。在那里,他听闻了当地近几年来发生的诡异连环失蹤案,他对那些新闻报导的内容至今记忆犹新。

 

第二天,心怀疑虑的西本思马上从警局调出了一桩1996年的陈案。资料显示,1996年2月,玛律顿镇的老匹克一家人在一个月内接连失蹤,只有他七岁的小女儿得以倖免。而西本思通过玛律顿警局的老同学克拉苏,调查了当地的代理伺服器的IP位址,最后确认那个发帖人居然就是那个倖存的小女儿海伦?!

 

再探玛律顿

西本思再次来到了玛律顿。玛律顿是个古老荒凉的小镇,居民主要是墨西哥、中美洲的移民和偷渡者。这里显然是个各种族杂居的三不管地界,居民有说拉丁语的,也有说英语的。西本思一到这里就感觉异样,这个地方有种说不出来的神秘和诡异。

 

当年负责老匹克一家案子的警官就是克拉苏,警方怀疑这是—起刑事案。因为老匹克一家是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分别失蹤的,由于没有留下一丝线索,警方最终只能把它当成悬案处理,而当时的倖存者海伦则被一家孤儿院收养,现在在当地的一间洗衣店工作。这件案子影响很大,老匹克的房子也成了小镇有名的「鬼屋」没人敢靠近。

恐怖童谣背后隐藏着真实的故事...有位警长发现案情不单纯,于

 ▲谜题的真相是否要解开了呢?

西本思向克拉苏展示了那首海伦贴在网上的童谣,克拉苏大惊:「这太诡异,世界上真有这幺巧的事?」

「如果真像那个童谣说的那样,那真是太恐怖了,要是他们的尸体被做成食物,只剩下骨头,这将是一起複杂的陈年白骨案,怪不得当初找不到尸体。也许那个海伦就是最后的线索!」西本思若有所思。

 

西本思和克拉苏找到了海伦。海伦说,她在网站上写那个故事只是觉得有趣:西本思让她回忆一下10年前的事情,海伦却说自己早忘记了,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些记忆碎片,无论怎样都串不起来。至于那首「鹅妈妈童谣」和注解故事,海伦说,自己是在家里的一本旧书上看到的,那本书上有很多离奇的童谣,每首童谣下都有一个故事作为注解,她就挑了一组发到网上。

 

这一点西本思可以肯定,但海伦发帖子的行为绝不是那幺简单。她的失忆是在突发性意外打击和强烈的刺激下,发生的脑神经海马体记忆障碍。也就是说海伦一定是受到了某种刺激,而她残存的记忆碎片和那首童谣产生了潜意识的共鸣,所以她才在网上发了那首童谣。

 

克拉苏同意西本思的论断,海伦有可能是整个事件的目击者,现在的关键是找出尸骨。老匹克一家人,只有他的原配妻子留下了墓碑。西本思对海伦说出了自己的推断,海伦也想找回记忆,弄清楚自己的童年到底发生了什幺事,同意掘墓。

 

坟墓里的第五个人

员警挖开了老匹克原配妻子的墓地。结果让在场的人都毛骨悚然,在墓穴深处,他们挖出了分属于五个人白骨,这个数目正好跟老匹克一家死亡和失蹤的人数一致。警方经过遗物鑒定证实,这些白骨就是老匹克一家。除了他的前妻之外,每块残骨上都有利刃的痕迹。案子有了初步结论:老匹克一家死于分尸性他杀。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西本思心中那种诡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这个恐怖的杀人场和恐怖童谣的解释故事越来越相像。

恐怖童谣背后隐藏着真实的故事...有位警长发现案情不单纯,于

 ▲挖墓之后,警官有了重大的突破。

那幺到底是谁杀了他们,动机是什幺?根据恐怖童谣的提示,西本思断定兇手就是继母,她为什幺要杀两个男孩呢?接下来警方的调查给出答案,他们在海伦童年的内衣上居然找到了哥哥们的体液,让他们震惊的是,上面居然也有老匹克的DNA!

 

西本思推断,继母带着年幼的女儿海伦嫁到老匹克家,结果海伦不仅遭到了两个哥哥的轮奸,而且还遭到了继父老匹克的性侵犯。

 

为了报复,继母杀死了两个继子,最后又杀死丈夫,而幼年的海伦恰恰是那场杀人分尸食人惨剧的目击者,甚至有可能还是参与者,结果导致她的脑神经受到强烈刺激从而失忆。

 

推论虽然有一定道理,单凭目前的证据,西本思的推测很难站住脚。凭着自己多年对各类奇案的研究,西本思建议,重新调查这个女人的身份。西本思和克拉苏得到了联邦调查局送来的罗拉的档案,这本档案充满了血腥。

 

毛骨悚然的真相

资料显示,罗拉生在中美洲加勒比海的一个封闭小岛。1995年,罗拉通过偷渡移居美国,短暂的婚史后,她带着3岁的女儿嫁给了老匹克。档案上说,罗拉家乡的土着居民十分野蛮,早在几百年前就有食人的风俗。而罗拉的父亲就是当地一个大祭司的助手,所以这种风俗在罗拉脑海里根深蒂固。

 

所有迹象显示,继母有深厚的食人背景,这和现场的杀人手法十分吻合。但是罗拉的腿骨同样被埋进了坟墓,难道是她自己杀死了自己?对于这一点,西本思和警探们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其中另有隐情?

西本思坚信恐怖童谣的暗示是对的,但继母到底是怎幺死的?就在这时,一封来自日本的邮件让西本思茅塞顿开。寄件者是他的老朋友浅见巨集,浅见巨集是日本「恐怖童谣」研究会的理事长,西本思曾经详细地把玛律顿小镇的兇案告诉过他,浅见宏在邮件里说,这起案子很像日本幕府时代的着名「恐怖童谣」「手球歌」中的一首。一语惊醒梦中人,西本思一拍脑袋大叫:「我们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节!」

 

恐怖童谣背后隐藏着真实的故事...有位警长发现案情不单纯,于

▲少了一个人......

事实是当年有个武士并没死,他砍下自己的手臂,连同同伴的残肢拼凑成7个人,瞒过了检查尸体的村民,实际上死的只有六个人,他自己则暗中杀死村民为同伴报仇。

玛律顿的兇案同样也是这个道理,警方一开始就陷入误区。他们在坟墓里发现继母的腿骨后,理所当然地认为她也死了。其实,罗拉可能根本没死,她杀人后,再切断自己的腿埋进坟墓,然后撇下女儿逍遥法外,这样就可以解释整个案子了。

警方调查了1996年间全美医院的门诊外科腿伤记录,并终于找出了罗拉的藏身之地。此时的罗拉早已化名科丽亚,和亚曆桑那州的一个工程师结婚。

 

面对从天而降的员警,罗拉如释重负。交代了所有罪行后,罗拉要求警方向女儿保密,让海伦永远在「失忆」的状态下健康成长,她不希望女儿知道自己有一个杀人吃人的变态母亲。警方同意了她的请求,案子在秘密的审理和宣判中结束。

 

看完之后,有没有毛骨悚然的感觉呢?有时候我们常常忽略一些小事。小事中,有我们无法理解的,但都没有去深刻了解。像是恐怖童谣这件事,警长发挥了追根究柢的行为,所以才将这桩离奇悬案破解。不过,这个事件的背后,就只有浓浓哀伤呀......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