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成功婚姻典範:一边红颜,一边妻子,却过上了最幸福的生活

2020-06-17 浏览量: 855

幸福:一是睡在家的床上。二是吃父母做的饭菜。三是听爱人给你说情话。四是跟孩子做游戏。

——林语堂

1

张爱玲说:「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有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变成了衣服上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硃砂痣。

张爱玲的话很犀利,也一语中的道尽了男人的虚伪和善变。

它彷彿对所有男人都适用,但是一个人例外。

他没有娶自己最爱的人,最爱的人变成了他永远的硃砂痣,但是他娶的那个人,更是他一生的窗前明月光。

他深情不已,但不是一时的冲动,他用一生感恩他生命中爱过的三个女人。

初恋,挚爱和妻子,他光明磊落,大大方方,将每一份感情都处理的恰到好处。

如此真诚的男人就是林语堂。

他们是成功婚姻典範:一边红颜,一边妻子,却过上了最幸福的生活

2

赖柏英是林语堂的初恋。

他们自小长在同一个村,经常一起捉鲶鱼,捉虾鳖。

这份感情在青山绿水中慢慢生根发芽,它是那幺纯粹, 纯洁,以至于终身难忘。

他们是成功婚姻典範:一边红颜,一边妻子,却过上了最幸福的生活

那时的柏英有一个特殊的技能,她能蹲在小溪里等着蝴蝶落在她的头髮上,然后轻轻走开,蝴蝶也不会惊走。

少年的林语堂惊呆了,为她欢呼,跳跃,他看着这个闪光的少女,如精灵一般有灵气,像溪水一样清澈迷人,不禁看傻了眼。

她还喜欢在落雨后的清晨,早早起来,去看稻田里的水有多深。

她明媚的笑容和月牙弯弯的眼睛,在大自然中显得尤为动人。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大概是一个男人心中最美妙的辞彙。

也因没有结局,遗憾,使它更添韵味。

他们是成功婚姻典範:一边红颜,一边妻子,却过上了最幸福的生活

美好的时光总是忽地就过去了,人生岔路口,一个要远走他乡求学,急于追求新知识见识新世界,一个要留在故乡,孝顺祖父。

离别,并且越来越远,那是宿命。

赖柏英在林语堂的一生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美好印象,他把赖柏英比喻成高山人生:「山逼得你谦—逊—恭—敬」。

集诸多美德于一身的赖柏英,勤劳、能干、善良、孝顺、坚忍、敢做敢为。

也正因为如此,面临选择的时候,她才不会考虑到自己,他不能放弃失明的祖父,她要留下来照顾家人,操持大家庭管理农庄。

她只能看着她心爱的郎,越飞越高,从此和自己再无交集。

他说,柏英和我都在高地长大, 那高地就是我的山,也是柏英的山。

我认为那山从未离开过我们,以后也不会。

他们是成功婚姻典範:一边红颜,一边妻子,却过上了最幸福的生活

初恋是男人一生都无法解开的魔咒,后来,林语堂把她写进了书里,这本书就以她的名字命名,叫做《赖柏英》。

3

林语堂离开家乡,来到上海圣约翰大学读书。

家庭并不富裕,为供他读书,父母已经倾其所有。

林语堂深知这一点,学习也特别卖力。

经过一番努力,在大学二年级的学期典礼上,他一个人四次上台领奖,已是远近闻名的才子。

学生时代,有才华就是最大的吸引力。

当时隔壁圣玛丽女校的女生们对林语堂都仰慕不已,其中就有陈锦端。

巧合的是,陈锦端的两个哥哥陈希佐、陈希庆正好是林语堂的同窗好友。有一天他们介绍了自己的妹妹和林语堂认识。

林语堂第一次见陈锦端,就被她的美貌所倾倒。

男女从相识到相爱,或许是日久生情,也可能是第一眼就决定了。

他们是成功婚姻典範:一边红颜,一边妻子,却过上了最幸福的生活

只要一眼,也就无论如何忘不掉,依稀总觉得自己早就认识了她,她就是理想中的那个人。

看到如此天生尤物,他的整个身心顿时软化了,一向利舌善辩的他,此时竟木讷难以言语!

陈锦端天真烂漫,浑身散发浓浓的青春气息。

她不是空长着漂亮脸蛋的女孩,而是心灵手巧,且画得一手好画。

在林语堂心目中,她就是美的化身,就是他苦苦寻找的另一半。

陈锦端则倾心于他的博学多才,爱他的「英俊有名声」。

她知道,他念完大二,在结业典礼上,接连四次走到台上去领三种个人所得奖章,以及以演讲队队长身份接受演讲比赛获胜的奖盃,此事在圣约翰大学和她所在的圣玛丽女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话,未来得及多说一句,但心已行了八千里。一见锺情,钟的是样貌,更是才学。

4

一次,他们倚靠在一颗相思树旁,四目相对。

林语堂无法表达自己的快乐,找到了一个双方有共同语言的话题,大谈特谈他对「艺术」的见解。

他谈起孩提时就立下的志向:「我要写一本书,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林语堂!」

他们是成功婚姻典範:一边红颜,一边妻子,却过上了最幸福的生活

陈锦端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我要作画,把人世间的真善美化作无声的语言,用我的画笔,把它们全部融进我的作品。」

他们是般配的,连梦想都如此靠近。

忽然林语堂双眼闪亮起来,热灼灼地盯视着她说:「人活在世界上,要睁开眼睛看天地之奇妙、宇宙之美。

当然,我更要欣赏挚爱的女孩。」

她羞涩,小心翼翼地问出了那句话:「你说,你理想的女人是什幺样子的?」

「我心中理想的女人是芸娘,她能与沈复促膝畅谈书画;我最崇拜的女子是李香君,崇拜她的憨性,爱她的爱美,当然,我最爱的女孩就是眼前的你……」

这就是表白了,怦怦然心动的两个人,挪了挪身子,靠的更近了。

5

在爱情的滋润下,两个人开始畅想未来,他们没有预料的是等待自己的是一场黑夜。

这段感情并没有得到陈父的认可。

陈锦端出生名门,父亲陈天恩是位归侨同胞,行医办实业在当地有不小威望,家境优渥。

而林语堂,这个贫寒的牧师之子,大学的费用也是别人资助的,儘管多才,却也是不相当的。

父亲出于爱护女儿的本能,强制,独裁;两个人也没有斗争到底;加之那个年代,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母的不支持简直是判了死罪。

重重阻碍下,他们最终走向了分手。

陈父直接对林语堂说,他已经为女儿订了亲,连给他努力奋斗的机会都没有。

他如五雷轰顶,回家止不住地大哭。

其实陈父不是不喜欢林语堂,他只是担心女儿以后的生活拮据。

相反,他觉得他为人不错,对他女儿也是真的好。

为了使他不必太伤心,出于弥补,他把隔壁邻居廖家的二女儿廖翠凤介绍给了他。

他们是成功婚姻典範:一边红颜,一边妻子,却过上了最幸福的生活

廖家也是当地巨贾,巧的是廖翠凤对林语堂很是喜欢,一是有才气,这是学校公认的。

二是人也文质彬彬,是她喜欢的类型,她早就认识并一直十分欣赏林语堂。

林语堂的父母也是极为满意这桩婚事,加之很多人的撮合,劝说,他最终去廖家提了亲。

可是这一次,换成廖翠凤的母亲担心林家太穷,但是廖翠凤就是廖翠凤,她坚定地说:「贫穷算不了什幺。」

这话传到林语堂耳朵里,让他很感动,于是和廖翠凤订了婚。

订婚后,林语堂心中还是眷念着锦端,他和廖翠凤的婚事一拖再拖,终于顶不住压力,在1919年完婚。

而锦端并没有下嫁父亲选定的金龟婿,孓然一身,远渡重洋,到美国攻读西洋美术。

这样的两个人,总归是有缘无份。

她是爱着林语堂的,只是当时太年轻,不知道错过的利害,否则她一定会争取到底的。

回国后,她一直单身独居,直到32岁时,才与厦门大学教授方锡畴结婚。

她终生未育,只是抱养了一子一女。

这,大概就是她的深情。

而他的深情,则是永远怀念她。

6

林语堂的二女儿林太乙说:「父亲对锦端姨的爱情始终没有熄灭。

我们在上海住的时候,有时锦端姨来我们家里玩。

她要来,好像是一件大事,我虽然只有四五岁,也有这个印象。

父母亲因为感情很好,而母亲充满自信,所以会不厌其详地、得意地告诉我们,父亲是爱过锦端姨的,但是嫁给他的,不是当时看不起他的陈天恩的女儿,而是说了『没有钱不要紧』的廖翠凤。

母亲说着就哈哈大笑,父亲则不自在地笑,脸色涨红。我在上海长大时,这一幕演过许多次。我不免想到,在父亲心灵最深之处,没有人能碰到的地方,锦端永远佔一个地位。」

林语堂老年经常作画自娱,画出来的女孩总是「留着长发,再用一个宽长的夹子夹在背后」。

问他为什幺画出来的总是同一个样子,他就说:「锦端的头髮是这样梳的。」

落叶归根之际,他仍然惦念着她。

晚年的他,坐在轮椅上,听见锦端的嫂子说,锦端还住在厦门时,还执意要去看她,可惜他已经不会走路了。

落叶归根之际,他仍然惦念着她。

这未尝不是锦端的幸运,年轻时爱着她的人,年老时依然爱她。

一生有一人深爱,那就足矣。

7

林语堂是聪明的,深谙得不到的就要深放心底,得到的就要好好珍惜这个道理。

和廖翠凤结婚的时候,他就铁了心,这一辈子跟她好好在一起。

在徵得她的同意下,他把结婚证书一把火烧掉了,他说:「把结婚书烧了吧,因为婚书只是离婚时才用得着。」

这就是林语堂的处世哲学,他怀念一个人的时候,丝毫不隐瞒,但是他知道他只是怀念而已。

他不会忘记妻子不顾自己家庭清贫,而义无反顾和自己在一起的恩情。

他清楚地知道,这辈子,就是她了。

他们是成功婚姻典範:一边红颜,一边妻子,却过上了最幸福的生活

廖翠凤也是聪明的,他的聪明在于她不计较,她通透,她宽容,他把林语堂当个孩子一样照顾。

翠凤虽然生于富贵之家,但是她不怕吃苦,也不怕穷困,她能在平凡的日子里找到乐趣。

婚后,她和林语堂一块去国外,期间日子过得很艰苦,经济非常紧张。

但即便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她仍能把一分钱掰成几份花,饭菜做的花样百出。

她的隐忍和付出,给林语堂减轻了很多的压力,他才能一门心思投入学习。

最拮据的时候,她默默地当掉了自己的首饰,以维持生活。

这样的女人,谁娶了都是福气。

他们是成功婚姻典範:一边红颜,一边妻子,却过上了最幸福的生活

他周到细緻地照顾着林语堂的生活起居,也因此,她有底气,有自信,面对陈锦端。

居住在上海时,她常常邀请尚未婚配的陈锦端到家中做客。

每次得知陈锦端来,林语堂都会很紧张,坐立不安。

孩子看见了,颇为不解,便问妈妈。

她坦然微笑,和孩子说:「爸爸曾喜欢过你锦端阿姨。」

这般大度的女人,没有男人不爱。

这种大度又透露出她的智慧,他知道林语堂是爱自己的,他怀念锦端,更多的是在还念年轻时那段纯真的感情。

对于前任,最好的方法就是坦然相见,不必藏着掖着,真正的爱情不会因此而倒塌。

8

有人向林语堂探讨婚姻美满的秘籍,他说:「我们现代人的毛病是把爱情当饭吃,把婚姻当点心吃,用爱情的方式过婚姻,没有不失败的。」

他说:「把婚姻当饭吃,把爱情当点心吃。

婚姻犹如一艘雕刻的船,看你怎样去欣赏它,又怎样去驾驭它。

倘若你智慧,即使婚前你和爱人不相识,婚后你也是能和爱人琴瑟和鸣相敬如宾的。」

他是清醒的,他知道自己想要什幺,他想要一个理想的家庭,一个贤惠的妻子,几个可爱的孩子。

他的一生都是照着自己的理想过的。

他们是成功婚姻典範:一边红颜,一边妻子,却过上了最幸福的生活

他常说,自己最得意的就是,把一个老式婚姻,变成了美好的爱情。

民国那些大文人,很少有像他这样婚姻幸福的,有人追得挚爱的红玫瑰,但是终抵不过岁月流逝,审美疲劳,转而红杏出墙,沈从文便如斯。

有的人,即便和妻子过了一辈子,也是抱怨一辈子。

而林语堂既能坦然地怀念初恋,挚爱,也能心里过去这个坎,把生活经营的有声有色,这就是他的魅力所在。

结婚50周年,是为金婚。

那一年,林语堂送给妻子廖翠凤一个勋章,上面刻了美国诗人詹姆斯·惠特孔莱里的《老情人》一诗:「同心相牵挂,一缕情依依。

岁月如梭逝,银丝鬓已稀。幽冥倘异路,仙府应凄凄。

若欲开口笑,除非相见时。」

他们是成功婚姻典範:一边红颜,一边妻子,却过上了最幸福的生活

50年的风雨相伴,足以说明一切,他事业的成就,得益于她在背后的支撑。

他自己也承认,他的自由天性,只有翠凤这样的妻子才能完全包容,也因为这份包容,他才能肆意挥毫。

才华过人的诗人和一个平实精明的女人一起生活时,往往是,显得富有智慧的不是那个诗人丈夫,而是那个平实精明的妻子。

最浪漫的事,不是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而是爱上最适合你的人,这未尝不是一种智慧人生。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