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丕礼绘图记录大自然 通山跑推动环境教育

2020-06-19 浏览量: 778

劳丕礼绘图记录大自然  通山跑推动环境教育 劳丕礼(Janice)(邓宗弘摄)劳丕礼绘图记录大自然  通山跑推动环境教育 一粒种子看香港历史。Janice(浅蓝外套者)拾起的种子叫黧蒴锥,它本是原生植物,二战后港英政府重新种植树林,种了很多外来物种,后来才意识到需种植本地物种,而黧蒴锥需人工种植,带出香港现时森林的问题。(受访者提供)劳丕礼绘图记录大自然  通山跑推动环境教育 Janice为庆祝OWLHK一周年画的画,4只大猫头鹰为他们4个创办人。她说这画同时也庆祝机构终于有了4个实习生,画中的4只小猫头鹰就是他们了。(受访者提供)劳丕礼绘图记录大自然  通山跑推动环境教育 Janice(后)鼓励大家以笔记、摄影及绘画,记录大自然。当静下来捕捉动植物或飞鸟的神态和生活时,我们也在了解不同物种的相互关係。(受访者提供)劳丕礼绘图记录大自然  通山跑推动环境教育 Janice说,OWLHK 4个创办人从没有大合照,千辛万苦才找到这张有3人,左起为刘特铨、马昀祺、沈鼎荣,「我们都毕业于港大『生态学及生物多样性』学科,算是师兄弟妹」。(受访者提供)劳丕礼绘图记录大自然  通山跑推动环境教育 劳丕礼绘图记录大自然  通山跑推动环境教育 劳丕礼绘图记录大自然  通山跑推动环境教育 劳丕礼绘图记录大自然  通山跑推动环境教育 劳丕礼绘图记录大自然  通山跑推动环境教育

反送中运动愈演愈烈,但生活值得我们关注和努力的,又何止仇恨和撕裂?视而不见但「杀到埋身」的有巴西大火,2019年巴西雨林大火有8万多宗,热爱绘画的劳丕礼(Janice)说,世界另一面雨林大火,但我们却照样唞气照样排碳……2016年Janice和3名大学师兄弟创立香港户外生态教育协会(OWLHK),如今她是策划和活动导师,推动环境教育,她以自身经验,鼓励学员绘画减压和休息,记录大自然同时了解物种生态如何息息相关。

香港户外生态教育协会是劳丕礼(Janice)和同门师兄弟4人合创的组织,主线推动环境教育——那究竟是指环保、科学、保育、大自然教育,还是什幺呢?单从名字听来,人家应该会以为又多了一个新鲜出炉的生态旅行或回收机构。

劳丕礼,有着特别的姓和名字,她说是族谱排到丕,丕字解「大也」,大礼也很有意思,但她个子瘦削,中等高度,不像一个通山跑在森林中研究的人,然而她说话铿锵有力,且头头是道。她笑说:「你唔明,我就讲到你明!以前的我不太爱说话,而且自信不足。你见到现在的我,很懂讲解,对专业人士我用多些专业知识,师奶就用多一些比喻,学生会用多一些故事。这都是因为父亲,他算是我的启蒙老师。他是一位医生,回家时常分享和病人解释病情的经过,由病人不明解释到清楚,这种语言能力逐渐也感染了我,而过去的锻炼也给我动力。」2011年她从香港大学毕业,主修「生态学及生物多样性」学科,毕业后立即投入「全球森林观测研究」,研究香港树木的碳储存量,她说自己从这片大埔滘森林走来,也从近年环境教育走来,给予她很大的锻炼,变得自信和健谈。

「环境教育,是跨不同学科的知识,除了科学、地理和生态,也会探讨伦理及社会科学等,例如巴西雨林和我们的生活,不是没有关係,而是有很複杂的关係,我们应如何和这种关係和睦相处……」听起来好像很深!若查维基百科,环境教育(Environmental Education)就更深了:是一种试图以教育根本解决环境问题,以促进环境可持续的教育方法。

Janice说:「我们会透过户外活动,推动生态及环境教育,其实不少都是城市活动,例如刚做完的活动是在公园观蚁,也有在公园认树认鸟,也有如桌上纸板游戏等活动,取身边材料直接教大家,自己做实验,自己观察。」那和生态旅行重叠还是有什幺不同?「你去认鸟来做什幺?扮型仔?对呀,我到处识讲这是什幺植物,朋友都话我叻,一齐欣赏和开心一下,无坏。但你捉一只昆虫,你看牠的眼还是嘴?我们不是认完植物就算。狭义来看,你可以知道鸟和树木的生活,去街市也知什幺植物能不能食,好不好食,但宏观来看,是公民科学,虽然我们有这幺多专家,但他们不是一年365日看着你身边环境,你若能学识如何看,在生活中看着牠们变化,透过你的认识,再来看人与牠们的相处关係,也可以改善环境。好像树木与人一样会成长,要理解不同品种的特性,预留足够空间予树木生长,做好管理措施。树木不是死物,只是生长得较慢的生物,都会随时间变化。」

巴西雨林大火影响全球碳存量

那储存在巴西雨林中的碳,怎样转换成地球大城市生活所需?记者请Janice以简单方法解释,她真的深入浅出,人人能明:「最简单的是,我们的碳排放由巴西的雨林帮手吸收了。举个例我们吃的朱古力,是他们砍了树林种植可可豆而来;巴西烧了的森林,这一刻好像对你没什幺,大家吸入的空气也一样,然而烧了一块,要多少年才可以回复呢?这就减少了全球树木内的碳存量。」

Janice说,如果觉得想像热带雨林太遥远,那去想冰川吧!我们住在海边城市,冰川融化少许,我们打风时的浪便会高了,「若打风扯高一米浪,市民都会叫晒救命,城市也会水浸了!」Janice就在海滨旁边解释。记者约她访问的地点正是尖沙嘴星光花园,看着海谈着环境科学,巴西的雨林大火,一下子好像如海边的水那幺近:「很多朋友都话我,用个胶杯都谂咁多,一分钟就饮完啦,那我反问,我们用得最多的饮管呢?你今天饮过的饮管,我谂你轮迴转世三次,这条饮管仍埋在地下。简单来说,巴西的热带雨林碳存量在减慢全球暖化上举足轻重;香港人食的也是外国给我们,我们吸的气,也不是香港自己供应给我们,都是靠雨林帮忙我们转换……」

为树木度腰围研究生存环境

2012至2015年间,Janice和港大同门师兄弟(后来成为OWLHK的创办人)一起参与香港树木的碳存量研究,那次他们可以认识香港的树林植被和大大小小的生物和树种:「项目要调查20公顷面积内生长的树木,是一个全球项目,联同东南亚一起做。香港是第一次做,要和树木度腰围,凡是粗过手指大小的树都要度。」度腰围可以了解香港的树木生存环境,吸多了碳还是少了碳,很有趣。度哪个部位?原来也似人的腰围,要度离地1.3米的位置,把树的高度和腰围、树种和生存位置整合,以特定公式计算。她笑笑说:「犹如人的脂肪磅啊,可以计到你的脂肪,这个(度腰围)则去看每种树存了多少碳,隔5年再去研究,再和东南亚及其他地方比较。」

那段时间,她没穿过裙子,因为双脚会给树枝和芒草花:「我们是每一棵都要度,就算见丛林中只有一棵树,都要钻入去量度,同时也了解大埔滘的生物多样性,内裏的众多不同昆虫。那段时间,我一回到家,等阿妈煮饭那半小时,都会累到睡着!」

从大学一路走到大埔滘,Janice愈来愈觉生物和大自然的趣味:「当尝试理解这个环境,思考在这个环境如何做科学实验,你会发觉一件事——就是其不可控制。研究生态要接受的是很多东西都不能控制,反而是自己如何配合,寻找我们想知道的东西。人只是环境的一部分,要接受找不到答案,为何环境会生长成这样。转个方法去想,接受环境本身就是这样。」她也鼓励学员透过笔记、摄影和绘画记录大自然,她自己也是这样加深对物种和环境的了解。「透过画画这个过程,你看到很多物种的细节,和其他物种不同;画画也可减压,也可停下让人休息。」

新界20公顷树木的纪录,成了Janice和同门师兄弟推动香港环境教育的前奏,然后成立非牟利机构,1年后获政府环境及自然保育基金资助。OWLHK再走下去会怎样?她满有信心地笑说:「我们的出路是希望环境教育专业化。OWL这猫头鹰代表我们专业的知识,对自然生态的关注以及我们对知识传授的重视。」难怪Janice给记者看她的水彩及木颜色画,有猫头鹰、蛇、鸟、青蛙和花草,但最多画的就是猫头鹰!

■ 给香港的话

「种子没有选择在怎样的地方生长,却会努力长大,开花结果,等待你发现。你喜欢,可以来欣赏;不喜欢,就留给别人发现的机会。」

■Profile劳丕礼(Janice)

香港户外生态教育协会(OWLHK)非牟利机构创办人之一,国际树木学会注册树艺师,香港大学哲学硕士(探讨如何以伙伴合作形式达至成功的自然保育项目)。2016年与港大「生态学及生物多样性」学科师兄弟刘特铨博士、马昀祺博士和沈鼎荣,创立OWLHK,以户外教育推动香港生态保育和环境教育,初时透过自己资金及为学校设计课程和活动等收入支持营运,2017年获得环保基金资助部分计划。现为OWLHK策划及导师,曾于本港森林研究及建立生物多样性资料库担任普查工作,令她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及了解本地植被和野生生物,带领不同团体、大学生和中学生认识本港植物以及前往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等地考察生态。喜欢绘画、观察生态及远足,鼓励大家透过绘画、笔记及摄影记录大自然。

文:朱一心编辑/廖伟龙美术/谢伟豪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后记:玩桌游认识本地森林生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